相信很多人都使用过贷款,不管是网贷还是信用贷,或者信用卡贷款都是我们用的比较多,申请次数比较多的口子

商汇网-最专业的项目分享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24小时

24小时

疫苗争论分裂球队?静待多特与巴萨,拜仁绝不大“疫”

admin2022-03-03 22:09:1024小时100来源:商汇网

记者艾文报道,对于拜仁球员来说,周二晚上在基辅奥林匹克体育场的比赛条件比上周末在奥格斯堡的比赛条件更差。零下1摄氏度的气温比德国,还冷,奥格斯堡湿冷的雾气被基辅体育场草坪上的白雪所取代。当球员们站在场地中央听着《欧冠,》的主题曲时,工作人员仍在努力除雪,但效果不大。

然而,与四天前1-2输给奥格斯堡最大的不同是,这一次,拜仁击败了明显弱于它的对手。就在金球奖仪式之前,莱万多夫斯基打进了一个梦幻般的进球,连续第九次在欧冠进球。科芒攻入第二球,为球队锁定小组头名。这场胜利将帮助拜仁改善车队的氛围。在过去的两周里,场外的话题影响了球员的心态,分散了他们的注意力。队长诺伊尔赛后说:“专注非常重要。我们今天把这些枝节问题放在一边。看看我们的阵容,真的很不容易,但是大家都全力以赴了。”

十二月造访寒冷的基辅对任何一支德国球队来说都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但是拜仁在上半场踢得很好。莱万多夫斯基在第14分钟以一记精彩的倒钩射门得分,科芒在上半场结束时将比分变为2比0。乌克兰在下半场一度占据优势,但当纳格尔斯曼打算加强球队防守时,他的困境就显而易见了。

中场休息时,拜仁已经换下了法国队的边后卫萨尔。第62分钟,西班牙中场罗卡本赛季首次上阵。通常情况下,这两名球员都不在纳格尔斯曼的雇佣选项中,但现在拜仁别无选择。基辅在第70分钟追回一球,拜仁再次换人。蒂尔曼和今年夏天刚加入球队的左后卫理查兹,搭档。在完成四次换人后,坐在纳格尔斯曼旁边的球员中只剩下弗吕希特尔和乌尔赖希。幸运的是,他们在最后一刻顶住了基辅的进攻,将比分保持到了最后一刻。

展开全文

纳格尔斯曼不可用的“罪魁祸首”是新冠疫情。俱乐部的一名工作人员感染了病毒,与他有过密切接触的基米希,穆西亚拉,格纳布里,屈桑斯和舒波-莫廷,应该被隔离,此外,之前被感染的聚勒和斯坦尼斯奇,也在隔离中,而于帕梅的防御核心卡诺面临黄牌被禁止。因此,在对阵基辅迪纳摩的比赛前,8名球员无法进入名单,教练纳格尔斯曼只能安慰自己说,“有了一个小团队,我可以更直接地与球员沟通。”

因为密切接触而被隔离的五名球员恰好是在拜仁,没有接种疫苗的五名球员,这再次将基米希等人推到了风口浪尖。事实上,与一年前相比,德甲俱乐部对球员或工作人员被感染的紧张程度有所降低。上赛季,一旦球员中出现疫情,就会立即成为德国媒体体育版的重点新闻,人们担心联赛会再次中断。随着疫苗的注射和防疫规则的逐渐常规化,本赛季虽然有球员感染疫情的消息,但已经不再受到强烈关注。德国足球联盟前秘书长塞菲尔特, 10月透露,德甲教练、工作人员和球员的整体疫苗接种率为94%。“模范生”美因茨和法兰克福达到了99%,而自从法兰克福从联赛中恢复后,只有一名球员被感染。

相比之下,拜仁经历了四次内部疫情,教练纳格尔斯曼,也被征召,这实在不是一个好例子。一个月前,德国媒体披露了基米希拒绝接种疫苗的消息。这位德国国脚说,他不反对疫苗,但希望看到更可靠的研究报告。他和屈桑斯正在服用一种口服药丸来加强保护。舒波-莫廷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格纳布里和穆西亚拉有他们自己的理由。前者在接种第一剂疫苗后被感染,而格纳布里认为他已经有了抗体,不需要第二剂。德国疫苗法规不建议18岁以下的年轻人接种疫苗。今年2月刚满18岁的穆西亚拉,想要更加谨慎,并听取专家的意见。

成为密切接触者后,他们错过了上周对奥格斯堡,的比赛,这也使纳格尔斯曼无法前往基辅。特别是,基米希,曾与一名患者密切接触,被隔离一周,这是他的第二次。当然,这让俱乐部高层非常生气。据德国媒体报道,根据巴伐利亚州,的最新规定,拜仁高层打算不给球员支付隔离期间的工资,但拜仁尚未证实这一消息。

>

一旦俱乐部真的决定对没注射疫苗而遭隔离的球员减薪,势必会引起球员不满。另一方面,注射了疫苗和没有注射的球员之间,是否会出现对立情绪?毕竟后者会带来潜在危险。萨内在今年六月完成注射,还为巴伐利亚州拍摄了疫苗宣传广告,他在本周一表示:“我接受疫苗,我认为应该注射。我跟格纳布里聊过,希望他能帮助球队。他们是重要的、出色的球员。我们是一个团队,但我尊重他们的决定。”主帅纳格尔斯曼则不认为球队会出问题,他说:“如果不注射疫苗,那么发生什么的几率会提高,影响甚至大于十字韧带撕裂。不过我不认为这会造成球队分裂,这是一个大家要共同经历、共同成长的局面。”

对基辅迪纳摩比赛前,《踢球者》称,正在隔离的穆西亚拉和格纳布里注射了疫苗,这是否意味着球员态度发生了变化,目前没有接种的聚勒、屈桑斯和基米希是否会跟随?纳格尔斯曼在周二晚上没有证实这一点,他说:“我没办法确认这件事。俱乐部有专门的医疗人员留在家里照顾球员,最近两天我们没有联系过。”但他补充说:“如果这是真的,我会高兴,这是第一步。”至少下一场比赛时,纳格尔斯曼有望看到一个更完整的球队,而不是多达五名球员被关在家里。

客场2比1击败基辅迪纳摩,拜仁提前锁定小组第一,主教练纳格尔斯曼并不满意。拜仁有两次幸运地躲过失球:第29分钟是诺伊尔的解围失误,皮球打在门柱上。10分钟后,埃尔南德斯禁区内踢了布亚尔斯基,裁判没有给点球。拜仁少帅批评说:“对手在上半场没有进球,但确实有机会。我们应该更稳健一些,在与顶尖对手较量时减少他们的空间。”

后防核心于帕梅卡诺缺席,聚勒、斯坦尼斯奇隔离,人员不整让排兵布阵遇到困难。纳格尔斯曼在上半场用埃尔南德斯与尼安佐搭档中卫,戴维斯与帕瓦尔分别在左、右两边。年轻的法国中卫尼安佐第二次欧冠首发,开场就表现出不适应,好在有埃尔南德斯为他补位。然而埃尔南德斯意外受伤,中场休息时被换下。纳格尔斯曼说:“卢卡斯的膝盖感觉有疼痛,这是一个糟糕的位置,我们不想冒险。”

此时纳格尔斯曼没有第三中卫可用,只能派上萨尔踢右后卫,将帕瓦尔挪到中路。没有埃尔南德斯的帮助,尼安佐更加不稳定,多次卡位不准导致漏人,对基辅迪纳摩的进球负有一定的责任。“第一体育”在赛后为他打了拜仁出场球员中的最低分。尼安佐在第85分钟被替换下场,理由是手臂受伤,尚未能确定严重程度。

挪到中路对帕瓦尔来说是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他是拜仁的主力右边卫,最喜欢的位置却是中后卫。可惜的是帕瓦尔没有把握住这次机会,无法给防线带来秩序,对尼安佐的帮助也不够。另一边的戴维斯同样不理想,加尔马什进球时,他的回追速度太慢。替补上场的萨尔喜忧参半。他在进攻时很有信心而且富有变化,防守上却又频出漏洞,吃到一张黄牌,险些送给对方一个点球。

几名在基辅首发的防守球员少有同时出场的机会,缺少配合,这是表现不佳的客观原因。但是拜仁的阵容相对单薄,又严重受到疫情影响,赛季还很漫长,总有需要这些二线球员上场的时候。如果这些球员达不到要求,将给球队埋下隐忧。10天后是与多特蒙德的焦点之战,纳格尔斯曼说:“我们到时候需要一个完整的阵容,想击败多特蒙德,你必须发挥出全部的力量。”显然,他无法信任目前的这些防守球员。而在多特之后,拜仁将在欧冠主场迎来哈维率领的巴萨,巴萨要想出线,就必须击败早就锁定小组第一个的拜仁。